从青蒿素专利旁落看中国知识产权之殇

2016-05-19

23

消息

分享

金秋十月是中国人收获荣耀的季节,10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隆重公布,中国药学家屠呦呦与爱尔兰医学研究者威廉·坎贝尔、日本科学家聪大村荣分别膺诺贝尔医学奖!

屠呦呦荣膺诺贝尔医学奖

屠呦呦是中国第二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更是第一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在此之前,屠呦呦这个名字已然与青蒿素浑然一体,休戚相关。屠呦呦,女,现年85岁,药学家,青蒿素研发中心主任。常年从事中西药结合研究,突出贡献是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

据世卫组织统计,到2009年年底,已有11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达到100%,另有5个非洲国家覆盖率为50%至100%。而在2005年,仅有5个非洲国家的青蒿素类药物覆盖率为50%至100%。统计显示:每年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销售额多达15亿美元,但中国的市场占有量不到1%。而究其原因,就是作为中国唯一被世界承认的原创新药,却没有属于自己的专利。

青蒿素专利旁落之因

至高殊荣固然使人振奋,然荣誉背后的专利之争却让人扼腕叹息!屠教授在领奖台上发表感言称“青蒿素是中国传统医学送给世界的礼物!”事实上除了屠呦呦教授在学术界掷地有声的公开言论,更为鲜为人知的是,两个月前离世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大学教授沈家祥曾为了保护中国在青蒿素这一抗疟新药的发明权归属,领导过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战”。现年85岁高龄的屠教授和已故的沈教授穷尽一生致力于青蒿素的研发和其归属权的捍卫,青蒿素对于人类医学的重大意义可见一斑!在此,我们作为受益群体理应向为此不懈奋斗,努力钻研的一线科研团队致敬!

前人在青蒿素药物研发过程中所犯决策错误造成的专利旁落现状虽然已无法改变,但对于当下和未来我国中医药业的发展,这一案例显然是耳畔警钟,长鸣醒辱!中国失去的不仅是从应用广泛的青蒿素药物市场中获得垄断利益更重要眼睁睁看着几代人的心血付诸东流,为他人所牟利!

中国知识产权之殇

青蒿素专利旁落主要是因为当时我国专利制度的缺失和人们专利保护意识的薄弱。当时国内正式的知识产权专利制度都还没来得及建立,1984年才刚立法,198541日才开始实施。所以最初研发这个项目的时候,国内的专利制度还很不健全,人们对这方面的意识也并不是很强,这段专利制度缺失的空白期,不能不说是造成日后被动局面的原因之一。而当时,高层有可能也没有想过青蒿素可以申请国外专利,这种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薄弱也是首当其冲的罪魁祸首之一。相反,欧美国家的知识产权制度已经相对完善、成熟,所以才铸成今日大错。

如果说,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在青蒿素专利方面是输在了起跑线上,那么在40多年后的今天,我国涉及青蒿素的专利申请,在数量上并不算少,却仍然无法在国际市场上打出一片天地,就要考虑含金量方面的原因了。美国、瑞士等实力强大的研发机构和制药公司都根据中国论文披露的技术在青蒿素人工全合成、青蒿素复合物、提纯和制备工艺等方面进行广泛研究,申请了一大批改进和周边技术专利。中国药企虽几经努力,时至今日仍然在青蒿素相关技术上落后于美欧日,市场份额也集中在原料供应。别人在中国的基础上,以各种不同的改进专利的形式出现,我们后续的工作没有跟上,既没有做及时的深入研究,也没有进行相关方面的专利申请,说到底,还是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强。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上的数据显示,与青蒿素相关的专利有几百件之多,申请人主要集中在美国、欧洲和印度等国家。虽然我国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但是就青蒿素向国外申请专利的数量仍然屈指可数,中国的青蒿素在国际市场的占有率依旧不到1%。在中国,虽然分出了三种专利类型,但实际上从国际上来讲专利,就是指的发明专利,而针对中医药来讲,最有效的仍然是发明专利的保护。虽然国外好像专利申请数量并不多,但是有很多医药公司、化学药品的制药公司的专利含金量更足,而我们的很多专利,就是一个简单的剂型的改进,技术含量并不是很高,所以这样的专利价值并不是很大。这就导致了,虽然这项技术是我们领先研发出来的,但实际在国际市场上,我们的占有率却很低。

所以,只有不断提高知识产权意识,及早开始只是产权布局,不断开拓创新,在发明创造上多下功夫才将科技成果转换成生产力!


赵律师

1阿里巴巴执行顾问总监



相关说法


你可能会关心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441c66e8735dddef8447397104923001";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