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浮云遮望眼 –从小i机器人无效案谈专利审查

2016-04-27

128

观点

分享

近来,苹果公司与上海智臻网络围绕授权专利200410053749.9的专利权是否有效的诉讼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复审委、一审法院均维持专利权有效之后,北京高院的终审判决则以说明书公开不充分,权利要求不清楚,得不到说明书支持等理由,推翻前审的结论,智臻网络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请求,此案最终结论尚存疑惑,但已经引起业内极大的关注。

从法律程序上,前审必须遵从终审判决。由于审判级别的不同,人们相信,高院的终审判决除了履行司法职能之外,对于前审和行政阶段的专利审查应当具备指导和借鉴作用,因而,此案每个阶段的审查过程和结论都带来众多讨论,诱发很多思考。

笔者从事通信工程工作和专利审查工作多年,虽近日离开审查岗位,但对专利审查充满热爱,并满心敬畏,自问对于通信技术和专利审查都还有些心得体会,在阅读了众多同仁对于此案的各种意见之后,也想从专利审查的角度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专利审查中如何对待高院判决

终审判决在涉及公开不充分时认为:“说明书仅仅记载了具有一个游戏服务器以及提到实现互动游戏的设想,而对于游戏服务器与聊天机器人的其他部件如何连接,例如,对什么样的用户输入的什么内容传送到游戏服务器以及如何将用户的指令传送到游戏服务器中,完全没有记载。此外,根据说明书的记载和教导,过滤器对用户输入语句进行判断,判断为格式化语句的则通过查询模块24输出到查询服务器4,而判断为自然语句的则通过对话模块23输出到人工智能服务器3。因此,根据本专利说明书的记载,本专利的聊天机器人系统中,如果用户输入的是和游戏相关的语句,即使其能够由过滤器分析处理,其也只是被过滤器判断为自然语句或格式化语句,而送到人工智能服务器3或查询服务器4中,而根本不可能送到游戏服务器5中。由此可见,本专利说明书未充分公开如何实现本专利权利要求1所限定的游戏功能,违反了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的内容”。

上述判决传递出的技术信息是:涉案专利说明书中完全没有记载游戏服务器与聊天机器人的其他部件如何连接,用户输入的语句经过过滤器处理后,不会被送到游戏服务器中。但是涉案专利说明书文字部分以及说明书附图中以双向箭头的方式明确示出了游戏服务器和聊天机器人之间存在通信连接,虽然确实没有在进一步解释说明通信连接,但对于通信领域的技术人员而言,通信部件之间的通信连接,具体的实现方式,诸如有线,无线等等,有很多种公知的手段,各种国际国内通信标准甚至通信教课书中对此都有清晰的描述。

另一方面,虽然说明书文字部分描述了用户输入的语句经过过滤器之后,送到人工智能服务器或查询服务器中;但是说明书中也提及了游戏服务器,并且权利要求1中记载“根据区分结果将该用户语句转发至相应的服务器,该相应的服务器包括人工智能服务器、查询服务器或游戏服务器”,因为涉案专利的整体来看,并没有排除用户输入的语句不能被送入游戏服务器的可能性,而是同时描述了“用户输入语句被送入人工智能服务器或查询服务器”和“用户输入语句也可以被送入游戏服务器”两种可能的方案。

涉案说明书在技术方案描述中,确实存在不够完整,逻辑不够清晰等可以改进的地方,但是不是因为“没有具体的描述通信部件之间的通信连接实现过程”,或者仅仅简单提及了信号信息的多种流向而没有对有些信息流向的触发条件和处理过程一一详细说明,就不能满足公开充分的要求呢。

终审判决对上述问题的问答是公开不充分,但笔者认为在通信领域的专利审查中,并不能借鉴上述判决中的认定。首先,以数字信息处理,复杂网络架构为特点的通信新技术在新世纪飞速发展,在数字环境下,专利的撰写,审查和保护均呈现出新的特点,突出表现在技术方案抽象性强,涉及技术点多。对于通信设备或通信网络而言,任何一份文献均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对每一个技术细节进行详细的描述,而只要通信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理解和实现即可。回到本案,对于通信连接的实现过程,广泛存在于通信教材,通信标准,技术手册,学术文章,专利文献等等之中,通信技术人员根据掌握的普通通信知识,完全能够实现聊天机器人和游戏服务器之间的通信连接,实现双向的信息交互。

对于公开不充分的判断主体,《专利审查指南》中明确,应当由本领域技术人员来执行,虽然《专利审查指南》只是部门规章,并不是法律,但笔者认为,本领域技术人员来判断说明书是否公开充分合理合法,完全体现“以法律为准绳”的执法精髓,而且对于专利审查员而言,更应当受到《专利审查指南》的约束,站在本领域技术人员的角度,来判断说明书中描述的技术方案是否清楚、完整,以致能够实现。判断的过程,不能脱离技术发展的当时现状,应当基于申请日时或之前相关通信和计算机技术的现有状况而不能够仅仅因为说明书描述的不够清晰详细,即等同于公开不充分。

由于专利法,审查指南尚没有针对通信领域这样单个技术领域的状况作出针对性规定,而通信领域的发展又非常迅速,使得专利审查中也遇到很多困惑,尤其对于公开充分,保护范围清楚和得到说明书支持等方面,其实很迫切的期望能够得到法院的指导,但有些遗憾的是,上述无效案件,虽然引起极高的关注,但其终审判决稍显突兀,未引入本领域技术人员的判断,结论引起很大的争议,不适宜作为专利审查过程的有益参考,正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

第二,客观、公正是专利审查的核心要求

专利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及其复审委员会应当按照客观、公正、准确、及时的要求,依法处理有关专利的申请和请求”,那么,面对飞速发展的通信技术和快速增加的专利申请,如何才能做到法律规定的客观、公正、准确呢?如果按照此案终审判决的尺度,或许可以推论出:对于涉及创造性的技术点如果未能在文字上详细全面的描述,或者权利要求的技术内容与说明书的描述不一致,那么就存在公开不充分或者权利要求不清楚,得不到说明书支持的实质性缺陷,从而也无需对新颖性/创造性发表意见。

但笔者认为,在专利审查阶段,不能以此借鉴和把握,原因有三:第一,审查员在审查时,首先应当是本领域技术人员的角色,并不是普通的社会公众,因而,面对专利申请说明书中的简要描述,面对权利要求的文字描述与说明书中的描述并不完全一致等情况,需要以本领域的现有知识为基础,来判断技术方案是否能够实现和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是否清楚,而不宜简单草率的下结论。第二,发明的实质审查,其实质二字应当表现在新颖性、创造性的判断上,而不应当局限在文字表达,行文撰写上,当然,专利文献有不同于学术论文的形式要求,专利法也同时规定了权利要求应当清楚、简要、得到说明书支持,但是如果仅仅因为撰写时候出现了瑕疵,就以此排除授予专利权的可能性,笔者认为会极大损坏科研人员申请专利保护的积极性,对于整个专利行业不是积极的推动和激励,而以新颖性/创造性为由来评判专利权的有效性,更能被业内甚至公众接受。第三,专利立法目的是“鼓励发明创造,推动发明创造的应用,提高创新能力,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专利审查和司法程序都是专利制度中的环节,应当紧密围绕专利立法目的开展工作,对于专利审查而言,对于确实具备新颖性、创造性、实用性的发明创造,应当积极引导其获得专利保护,才能真正体现鼓励创新;相反,如果对于文件格式,语言文字要求的过于苛责的要求,则可能陷入舍本逐末的怪圈,沦落为玩弄文字游戏的环节,这不符合以创新驱动国家发展的战略,也难以体现专利审查“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这一工作职责。

综上所述,笔者很欣喜的看到在该专利无效案件中,审查员、代理人、科研人员、法官对同样的事实产生了不同的认定和理解,这种百家争鸣的争论对于推动专利保护大有裨益。但是,笔者认为,终审判决中传递的判断尺度,判断结论仅仅是一个角度,并不能作为相关领域中类似案件的审查标准,对于专利审查而言,仍不能局限在申请文件文字本身,而需要脱离文字描述的羁绊,真正理清发明创造的技术实质,对于有价值的发明创造,给与积极的引导和切实的保护,实现“实质审查审实质”的工作宗旨。


赵律师

1阿里巴巴执行顾问总监



相关说法


你可能会关心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441c66e8735dddef8447397104923001";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